杭州拓科实业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571-5102949
邮箱:service@china-xsw.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国内企业海外矿业投资受挫

编辑:杭州拓科实业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国内企业海外矿业投资受挫

由国土资源部信息中心牵头编制的《世界主要国家矿产资源勘查开发投资指南》正在完善,已编制到了82个国家。这份投资指南只是国土资源部正在筹备的矿产开发指南系列报告中的一部分,但却集中了矿产企业实施“走出去”战略中最为关注的重点问题。其中包括目的国的基本情况、外商准入条例、矿业管理体制、矿产权制度等政策环境资料。此前,中国企业纷纷试水走出国门,却水土不服遭遇尴尬,矿产资源领域成为重灾区,惨痛教训让越来越多的矿业企业反思此前“见矿就挖”的冲动做法,政策环境分析已经成为海外投资时必须考量的第一要素。

2012年以来,全球矿业企业的盈利和现金流状况普遍恶化,国际矿产品价格正在经历一轮较为明显的下跌。中国矿业联合会的一份报告显示,2013年前三季度,中矿联共受理中国企业境外矿业投资项目103例,同比减少8.0%,中方协议投资额31.36亿美元,同比减少10.9%。

此前海外投资频频亏损的中国铝业也开始反思海外投资战略。“在国际化经营过程中,我们认识到投资项目成败与否的主要因素不仅在于资源的规模和品质,也不仅在于基础设施的开发条件,还取决于项目所在地政策和法律以及社区的工作环境。”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刘祥明表示。

信心

失败教训多于成功经验。中国矿业联合会副会长王家华表示,根据中国矿业联合会的统计,矿业海外并购项目的失败率近八成。类似令人尴尬的统计数据早已在业内传开,尽管各机构统计结果不尽相同,但失败率均处于高位,这让矿业企业眼望散布在世界各地的矿产资源而却步。“今年1-9月份,在五矿化工商会备案的项目有99个,投资总额为32.87亿美元”,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副会长于毅表示,“预测全年项目会达到140左右,投资额为50亿美元左右,项目数量和金额同比比去年下降15%和34%。”

海外投资额的数据证明了行动迟缓,“走出去”的热情并没有消退。在11月3日召开的2013年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来自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7000名代表参会,超过400家中外展商带着自己的项目、装备寻找机遇。

金疆矿业基金总裁陈彪就是其中之一,他正在会场上寻求共同出海的合作伙伴,希望能共同开发东南亚的一个煤矿项目,尽管陈彪认为“菲律宾和越南的政治风险较大,印尼以前发生过排华事件,但现在应该不会再发生了。”

像陈彪一样的企业家还有很多,在行业大会中积极需找适合自己的机会。中国国际矿业大会的各个分论坛上,国土资源部的司长们当起了主持人的角色,矿业企业家、投资机构、咨询机构成了被簇拥的对象。

“我们现在老埋怨大形势不好,其实是你自己的努力不够,因为我们中国的经济引擎还在高速转动”,中国矿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王家华表示,“十种主要有色金属和铁矿石都在增量,而不是在减量,我们对全球矿业始终要保持信心。”

难题

除了信心之外还需要些别的。“搞一个海外项目非常的不容易,感觉真是掉一层皮”,中国黄金集团公司海外开发部总经理童军虎正在需找机遇,“发达国家还是看在产的,但是往往价格比较高。如果我们进去以后有优化的空间,能够提升产能、降低成本,我们首先选择在产的,因为风险小一些,证照都齐了,环评也都过了。其次就选择完成可研的,选择绿地比较少,因为绿地项目有很多不确定性”。

“走出去”之前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在投资之前都会做一个评估,首先考虑的因素肯定是政策环境,然后就是基础设施、劳工、汇率等”,紫金矿业(2.43,-0.03,-1.22%)集团国际部总经理李志林告诉经济观察报,他正在关心澳大利亚将上调5%资源税的传言是否真实。

调节税率的方式只是各国政策变动的一个方面,让业内诟病的是侵占股权。2008年津巴布韦总统签署的《本土化和经济授权法案》成为经典案例,其中规定新投资企业必须为本土人预留51%以上的股份才能获准经营。即便拥有丰富石墨和白金,这一本土化法案更让投资者们慎重再三。

考量投资目的国时,资源因素时而让位给政策环境,在广袤大地上总有可待开发的矿产,冒着跨行业的风险,也要“走出去”寻求机遇。

“在政策的引导和鼓励下,目前走出去从事矿业投资的企业热情依然非常高,但是需要把握好投资的策略和投资的节奏”,于毅说到,“特别是跨行业企业在缺乏矿业开采和投资经验的背景下,容易出现错误估计资源价值,忽略投资风险,有可能导致投资失败。”

据于毅介绍,今年1-9月在矿业投资备案的企业当中,有超过半数是没有矿业勘探背景的投资公司或者贸易公司,这些公司的项目投资总额达到2.07亿美元,占总投资总额的43%。

然而,各国政策各有不同,即便是同一国家,联邦政府与各州的规定也各不相同,想要了解目的国详细完整的政策环境确实不易。北京市雨仁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栾政明介绍,矿业权取得方式、开采方式、融资方式、上市方式,以及对环保、劳工和基础设施的规定都不完全相同,因此涉及跨国并购和投资的时候,不得不用几十个律师完成同样的项目。

对目的国的政策研究往往细致详实,上至钻研矿业法条款,下至琢磨邻里间相处之道。

中国铝业所投资的秘鲁项目在动工之前便建了污水处理厂,此外还在当地社区中建立教堂和医院,以打造与政府、社区居民的和谐关系。

可这类良苦用心并不一定被当地接纳。世界资源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胡涛认为,有时候修学校、建医院那是中央政府的需求,不一定是当地的需求。

目前,国土部门正在试图为矿业企业提供一些具有指导意义的国际勘查开发指南,其中包括目的国的基本情况、外商准入条例、矿业管理体制、矿产权制度等政策环境资料。此外,中国地质调查局正在做全球矿产资源综合研究,调查全球重要成矿带的资源潜力,建设全球矿产资源信息系统,将调查资料汇集到数据库中供企业查询。

“显性成本不怕啊,最怕的是隐性成本,如果你讲明白了需要交哪些可以啊,比如澳大利亚政策要求虽然很严格,但没有隐形成本,有些国家就不一定了”,山东黄金国际矿业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

上一条:中国煤炭进出口政策调整空间渐窄 下一条:暂时没有!